借钱的和要账的手里有张一模一样的欠条(组图)

分类:欠款纠纷浏览量:20发布于:3周前

  虽然已过去了3年多,但邝先生还清楚地记得,“他是在他的办公室给我打的欠条,从小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一张纸”。

  大概在4月,再次和吕先生提出还款时,“他说不记得欠我多少钱了”。邝先生就把欠条复印了一份给了吕先生。

  吕先生:欠条必有线日,我把钱还给他了。还钱时我公司的出纳、会计,还有一个朋友都在场。”第一次开庭时,吕先生就这样说。

  随后,管城法院委托洛阳检察系统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简称洛阳研究所)、洛阳市检察院技术处进行鉴定。

  邝先生在测试中,回答了3个“关键”问题:吕先生把借你的6万元还给你了吗?你说吕先生没有把借你的6万元给你是实话吗?吕先生线万元还给你吗?

  回答中,仪器显示邝先生的说谎概率分别为72.6%、71.9%、81.2%。综合说谎概率达到75.5%。

  吕先生也回答了3个“关键”问题:你把借邝先生的6万元还给他了吗?你说你把借邝先生的6万元还给他是实话吗?你线万元还给他了吗?

  万宏伟说,邝先生说吕先生没有还他钱时,仪器上显示出的反应非常强(比如心电图起伏比较大);而吕先生的仪器反应比较平缓。

  吕先生没来,他的代理人朱律师说,根据生活经验及常理分析,邝先生更有机会有时间模仿该欠条,因为之前他就说过,吕先生在笔记本上打了欠条后就撕下给他了。还款时,吕先生拿到的应是一张欠条模仿件。

  但是,邝先生说,测谎鉴定不具有权威性。测试时,“他把我带到办公室测试,没有录音、录像,只有简单的测试仪器”。

  另外,邝先生还说,测试报告上显示主测官是万宏伟和刘丹,“自始至终都是万宏伟一个人,没有监督,人为操作空间太大”。

  “给他测试的地方也是心理测试室,因为不需要录音、录像,所以我没有打开。”昨天下午6点多,洛阳的万宏伟在电话里说。

  万宏伟说,目前测谎鉴定的范围越来越广,公安、检察院、法院、部队、纪委都有采用测谎鉴定的案例。“测谎结果在民事诉讼中,不属于证据,但是一项重要参考依据。”

文章下方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最新留言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