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律师百倍收费“捞人”遭律协调查

分类:深圳律师浏览量:61发布于:2个月前

  12月8日,杭州市司法局一名处长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称,司法局正调查此事,会依法依规处理,并向举报人反馈结果。

  在实践中,一些律师宣称“关系广”“包赢”,甚至可以从看守所“捞人”,收取天价律师费,损害司法的公信力。

  记者注意到,此举不仅被行政机关明令禁止,而且近年来已被认为是。去年,淄博市临淄区检察院以涉嫌罪,公诉了一名收取1200万元“捞人费”的律师。今年8月,淄博市中院终审认定律师犯罪。

  沈攀峰的委托人为胡菲,达观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2019年8月,她因涉嫌“罪”被东阳市公安局拘留,2020年8月,她因“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东阳市检察院移交法院起诉。

  达观控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胡菲的前夫杨俊(原名夏竹林)。记者从检察院起诉书上获悉,杨俊等人涉嫌通过虚拟币他人超过5000万美元。杨俊将2014万元人民币转账给胡菲,后者用于购置房产。目前杨俊隐匿于海外。

  胡菲的律师黄瑞雪、陈晓薇认为,胡菲是该公司挂名的法人代表,客观上没有他人的行为,未实际参与公司的经营和管理,更没有参与公司虚拟币的犯罪。本案中部分被查封的财物是杨俊在实施虚拟币交易之前购置的,部分房产虽于案发后购置,但资金均为杨俊的合法财产。胡菲没有替杨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因此,胡菲家属坚信胡菲无罪。2019年10月,他们找到杭州胜可隆律师事务所主任沈攀峰。后者声称有“公检法的特殊渠道”能为胡菲取保候审,并索取了240万元律师费、“打点费”,以及烟酒、手机等财物。

  然而胡菲一直未能被取保。之后,沈攀峰再次索要760万元“打点费”,承诺一定可以让她取保候审。家属无法满足,要求他返还240万元被拒,随后报警、向杭州律协和司法局投诉。

  近日,胡菲的妹妹胡慧向记者出示多份证据,证实沈攀峰索取了240万元后,并没有为胡菲办理取保候审,而是想继续收钱。

  沈攀峰为取得杨俊、胡慧信任,在看守所会见胡菲过程中了她的照片发给杨俊,并称自己是浙江东阳市人,在东阳“有关系”,一定能让她取保候审。杨俊与胡慧认为他能够在看守所违规拍照,在当地确实“有特殊关系”,才信任了他,且告知同案4人家属,一起委托了沈攀峰。杨俊支付了50万元律师费。

  2019年10月14日,沈攀峰与胡慧签订《刑事法律服务合同》,胡慧签完字之后,沈攀峰收回合同一直没有给胡慧。直到胡慧报警,沈攀峰才将合同交给她。

  2019年10月17日,沈攀峰向胡慧索要两台手机用于办案,胡慧于12月14日向其快递了一部,沈攀峰短信确认收到。

  杨俊和沈攀峰的通话录音显示,前者要求后者把东阳公安的关系“打点好”,后者说:“这个礼拜我要去东阳的,找他们聊一下。你把费用各方面准备好,我来做这些事情。”

  2019年12月,沈攀峰声称要去东阳“打点关系”。鉴于此,12月2日,杨俊向浙江胜可隆律师事务所转账50万元。

  2019年12月13日,东阳公安到合肥办案。沈攀峰陪同,称当晚要请客吃饭,并通知胡慧准备10条高档香烟、两瓶茅台酒以供晚上请客吃饭用,家属购买烟酒放其车上便离去。12月19日,杨俊再次向沈攀峰打款50万元。

  胡慧说:“2019年12月30日晚,沈攀峰打电话给我说,他请了东阳市公安局局长陈德良吃饭,我姐没事,问题不大的。陈局长同意释放胡菲,说最晚15天内可以取保候审。我们找朋友借钱、房子抵押等筹备款项140万元,打给了沈攀峰。”

  记者向东阳市公安局处询问,陈德良是否接受了沈攀峰的请托及好处,处一名马姓主任回应称,经向陈德良本人核实,他不认识沈攀峰,没有去过合肥办案,也未接受沈攀峰的请托,存在沈攀峰欺骗委托人的可能。

  胡菲父亲与沈攀峰的通话录音显示,前者质疑后者收取240万元的合理性,后者称:“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240万元)不是一个律师,是这么多律师(参与)。”

  录音显示,沈攀峰还对胡慧说:“跟公安交流是要有通道的,你要能说得上话的。香港的律师是按小时收费的,1个小时2000块钱。”

  按照杭州胜可隆律师事务所的收费价目表,在案件侦查阶段,主任律师收费5万元,服务内容包括会见嫌疑人6次,接待家属8次,与侦查人员沟通3次,提交辩护意见、取保候审申请等;审查起诉阶段收费6万元,服务内容包括与公诉人沟通3次,与家属沟通6次等。

  浙江省律师综合管理平台以及天眼查信息显示,浙江胜可隆律师事务所的客户主要为杭州市、东阳市的企业。律所仅有9名律师,其中负责人为沈攀峰,他的执业年限为12年。

  浙江省司法厅官网显示,浙江省物价局、司法厅规定,浙江省律师服务收费实行政府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律师代理刑事案件,在侦查阶段的政府指导价为1500~8000元/件,在审查起诉阶段的指导价为1500~10000元/件。

  文件规定,收费不能超过指导价标准的5倍,且5倍的上限仅限于代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而沈攀峰收取的费用,已超过指导价标准的100倍。

  2020年11月3日,胡慧向杭州市律协投诉沈攀峰。杭州市律协向胡慧表示,对于沈攀峰是否违规,律协会请资深律师调查,并送道德纪律委员会审理讨论。对于违规律师的处分包括训诫、警告、公开谴责、停止会员权利等。

  11月30日,律协出具《受理、立案通知书》,称“本会对你的投诉材料初审后认为,你的投诉符合本会的受理范围与立案条件,依据《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试行)》《杭州市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本会决定对该投诉予以受理、立案”。

  记者致电杭州市律协,询问调查进展。工作人员称,有关投诉还在调查当中,要有一段时间。调查结束后会向胡慧出具书面报告。

  工作人员说:“如果我们要对胜可隆律师事务所、沈攀峰作处分,还需要经过听证程序。我们肯定会公正处理的。”

  据杭州律协公布的《杭州律师、律师事务所惩戒概况表》,2020年,当地已有10余名律师因为违规收费、私自收费、罪,被通报批评、罚款、取消会员资格、吊销执业证。

  12月8日,记者采访了杭州市司法局律师与仲裁工作处胡姓处长,他表示,如果投诉人对律协的答复不满意,怀疑律协包庇律师,可以申请司法局复查。

  之后,胡处长向胡慧反馈称,根据司法部的规定,针对律师的投诉,需先由律协调查,如果律协认为需对其行政处罚,会移送到司法局。目前杭州市律协还在调查。

  “我们司法局对这个案子特别重视,先前已派两名行政人员调查取证,介入了杭州律协部分调查程序,防止部分证据灭失或被转移。”胡处长说:“我们不可能偏袒律师,会根据现有证据依法查处。”

  胡处长还表示,作为行政部门,司法局没有权限调取律师的银行账单,调查手段有限,胡慧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律师的刑事责任。

  “同时,公安机关取得口供、笔录等证据后,司法局也可以通过公对公的方式调取。”胡处长说:“如果他被采取刑罚措施,司法局也可以吊销他的律师证。”

  一位刑法学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沈攀峰收费主要涉及事实问题。目前双方各执一词,沈攀峰认为这是正当的律师费,胡慧认为他涉嫌。那么需要依据事实,看他收了多少钱,收钱的理由是什么,收的钱有没有用于“打点关系”。

  经济法学家倪受彬分析,判断沈攀峰是否违规,第一,需要看有没有证据证明他说过能取保候审。第二,要看他收的律师费是不是过高了。各地对律师费有指导价格,律师不能漫天要价。第三,要看他收的费用和提供的服务之间是不是匹配。

  倪受彬认为,虽然相关合同没有写明费用,但已有转款的事实,构成了律师提供法律服务的行为。否则家属不会无缘无故地打钱给律师。

  胡慧表示,她要求沈攀峰退还“捞人费”,而沈攀峰说律所是合伙制的,不是他一个人的,无法退费。不过律协告诉胡慧,该律所是公司制的,沈攀峰是律所负责人。

  据律协反馈,沈攀峰收受胡慧香烟、手机等物品,违反了《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按照规定,就算是委托人主动提供的财物,律师也不能收。律协正对此案进行调查。

文章下方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最新留言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