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官司》拍摄完毕 谈离婚明星谁都没回避

分类:离婚律师浏览量:31发布于:3周前

  《离婚官司》剧情可以用一句话来阐述:每个成年人都会碰到婚姻、感情困扰,当你的感情、婚姻出现了问题的时候,如何运用法律武器来解决和处理所出现的问题,让你生活的这条大船驶入正常的港湾。

  记:你在《离婚官司》中扮演一个官,是一个成熟、老练、睿智、精明的官。听说这也是你八年后“重披法袍”?

  孙:是,1997年作为尝试演过一次法官。这一次演的这个法官和上一次所饰演的法官性格不一样,职务不一样,年代也不一样。原来饰演的法官比较有活力,现在的法官比较善良,比较敏感,比较有责任感,经验比较丰富。

  孙:社会是由人组成的,,为了使社会协调,便产生了法律。这些法随着年代的改变,社会的变化,也在发生着变化。离婚的两个人在结婚的那一天,不可能不彼此相爱而结婚,那为什么在爱了之后又离婚了呢?我总在想这个问题。可能是人的变化、价值观念的变化、时代的变化,以及人对于婚姻的理解的变化,而产生了这些七七八八的案件。

  孙:我知道婚姻本身就是一个难的事情。两个人组成一个家庭,个性不同,但是你们走到一起,到一个屋檐下过日子,可能矛盾由此而来。

  孙:首先要彼此相爱,这是最重要的。你产生爱的时候,你能包容对方的弱点。幸福的婚姻包括爱、包容以及两个人共同走过的时光等元素。不管痛苦和甜蜜,都是你们俩共同经历的,在你脑子里面不断闪烁,这些东西很重要。

  李:我扮演的人物叫常江水,队长,他有一个很温馨的家庭,他和儿子的感情也很深,后来他得知儿子是他的太太和其他男人生的孩子,这个消息对他打击挺大。于是,经过反复的考虑,他决定离婚。最后他采取了一种回避方式,先离开这个家庭,援藏三年?熏并没有提出离婚的这个要求。

  李:我觉得,男女平等固然很重要,但是有了子女之后,子女的教育也很重要,都说孩子的第一个老师是母亲,我希望孩子的母亲能多在家庭里,这样社会稳定,家庭稳定。但是,我的这个观点是不是和妇女能顶半边天相违背。父亲是男人,男人有责任,而这个责任是什么呢,就是创造更多的财富,使这个家庭的温饱得以保证。

  葛:我在剧中演一个退休的干部,叫刘松田,和老伴已经结婚三年了,俩人的感情还很美满。但这次却要开始离婚。老年再婚普遍的现象是都有孩子,由此而产生了社会上存在的一个普遍的问题,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最终都有一个财产问题,离婚的根源最终还是财产之争。

  葛:离婚是社会的一种进步现象,过去是包办婚姻的,夫妻在感情上本来已经破裂了,但还在维持着。你问我对离婚问题是一种什么样的看法,那我说该离就离,如果感情不和,也不要过分地勉强。但是我赞同百年和好,白头偕老,如果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原因,根本性的矛盾冲突,两口子应该去营造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一种传统美德。一个家庭最好是能营造一个美满和谐的氛围。

  葛:我们这个家庭不存在这种问题。我的家庭情况大家也知道,我的老伴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编剧,是搞电影剧本的,葛优大家也知道,好多人都喜欢他演的戏。女儿葛佳从北大毕业之后,到德国学习文学,现在在美国生活;葛优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常回家看看,在我生病的时候,能够到医院接送、照顾。在老人患病的时候,特别能考验孩子孝顺还是不孝顺。我还有一个老岳父,再有半年就100岁了,前段时间生病住院了,当时葛优正忙着拍戏,他只要有时间就看看姥爷。我们接姥爷出院的时候,他还请了假,跑到医院接姥爷出来。我们的家庭是一个温馨的家庭。离婚,我们这个家庭不存在这种问题。我和我的老伴几十年来生活一直很温馨,葛优和我的儿媳妇生活得很好,在家的时候,我有一个好儿媳妇,能照顾葛优,在葛优拍戏的时候也跟着照顾他。

  方:我在本剧中饰演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儿子,也是一个“坏婆婆”,这是我在剧中很少演的一个坏女人的形象。因为是一个寡妇,所以我就特别溺爱自己的儿子,想独占自己的儿子,对儿媳妇非常挑剔、看不惯。

  方:前段时间,在我和丈夫结婚17年的时候,在家里搞了一个酒会,来了很多朋友。很多朋友都离婚了,现在离婚率真的很高,“瓜无滚圆,人无十全”,没有不相爱的男女结婚,也没有不打架的夫妻。如果大家都有一颗感恩的心,一切复杂的事情都会简单化。两个人,让一个人快乐就好了,今天你快乐,明天我快乐,就这么简单。我觉得,离婚是一种进步的现象。还是那句话,没有两头甜的甘蔗。离婚也有离婚的好处,离婚后,这个女孩会自由一些,会有很多人爱她。要不离婚呢,家庭的锁链也很沉重,如果你的心理负重能力强,那你就会感到还行,还不算太沉重。

  谢:这是一个三口之家,问题的焦点都在我身上,一方是我的爱人,一方是生我养我的母亲,两方面的感情都非常的厚实,所以就造成了矛盾冲突非常的激烈,让我不能自持,最后甚至到了的边缘。

  谢:每个人的文化、经历、所处的环境都是不同的,所以对情感的态度,对情感的处理方式肯定也是有所区别的。在感情特别深厚的时候能产生出一种悲剧的因素,以前我对这个认识不是很确切。通过这部剧,我感觉到,往往有时候悲剧因素的根基可能出自于特别友善、特别真挚的情感。

  谢:坦率地说,我自己也很惧怕坟墓式的婚姻。我很害怕和我自己爱的人、我的家庭,包括我的父母,由于某种原因而造成隔阂,或者让我为难。我从来都不敢想,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会选择逃避的方式。记者 任嫣文中照片均为剧照

文章下方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最新留言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