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激励不能变成企业利益输送的工具

分类:股权纠纷浏览量:20发布于:2周前

  抛出的股票激励计划引发市场和深交所关注,原因是股票授予价格相对市价大幅折让。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

  过低的授予价格并非一定引起争议。想要马儿跑得快,就得给马儿多吃草,关键是激励要有一个风险收益比,高收益要和高风险权责匹配。亿纬锂能业绩考核目标为2021年至2024年营业收入分别不低于163亿元、261亿元、418亿元、669亿元。初看之下,本次激励计划的业绩目标增速还要高于亿纬锂能过往的年复合增速,但过去五年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2017年,锂价迎来历史上真正意义的价格爆炸周期,碳酸锂价格刷新历史新高。亿纬锂能这些中游企业直接承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压力。2018年,补贴退坡又影响到锂装机需求。2020年自不必说,新冠疫情对每个行业都造成冲击,上半年的锂电装机需求又处于一个冰点。

  亿纬锂能处于储能和新能源车的双重“风口”,当蛋糕变得更大,投资者毛估的增速预期自然会高出很多。市场动态PE就是重要参照,亿纬锂能市值接近2500亿元,动态PE超过80倍。按照PEG等于1的合理估值,市场自然希望亿纬锂能远期业绩增速比股权激励制定的目标更高。换言之,你的业绩目标是应该完成的“分内之事”,又何必再弄一个股权激励?

  上市公司股权激励计划要真正起到激励目的,不能变为企业员工“无风险套利”的工具,更不能借激励为名进行利益输送。这种“无风险套利”和利益输送就是零和博弈,有人赚钱,有人吃亏。

  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主要采取定向增发和回购方式。定向增发增加总股本,摊薄每股收益,对老股民是一种损伤。要想定向增发不损害投资者利益,这只有一种可能——增发后的激励回报大于被摊薄收益。回购自不必说,上市公司用全体股东的钱去激励员工,如果实施后的股权激励计划没有达到效果,吃亏的只有投资者。员工大不了不行权,除开工作付出的精力等,这一行为的机会成本接近零。

  另外,每一个投资者也在为股权激励付出成本。股权激励的会计意义表达就是股份支付,这实际构成了一种成本费用。上市公司总的成本费用摊薄到每一股,便是每个投资者所承担的成本代价。况且,企业成本影响到定期报告的利润,这对上市公司估值预期有很重要的影响。当然,令投资者在意的还是低廉筹码在远期的砸盘风险,担心解锁日变成清仓日。

  笔者认为,要想股权激励起到激励作用,一是要让行权的风险收益比处在合理范围,高业绩增速对应低行权价格,低业绩增速对应高行权价格。实际上,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草案,很少详细解释行权价的定价机制。这难免给外界一种“任性”的感觉。合理授予价格可以参照增发价的定价机制,比如以前20个交易日股价的70%或者80%为依据。二是要丰富行权目标约束,除开收入指标之外,可适当增加利润、毛利率、成本或者市占率等指标。

文章下方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最新留言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