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四十年深圳律师的荣光与隐忧

分类:深圳律师浏览量:468发布于:1个月前

  1980年8月26日,伴随《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的颁布,中央在深圳、珠海、汕头分别划出一定区域,设置经济特区,深圳经济特区由此诞生,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起源与践行之地,成为继香港、上海后,中国第三大金融中心,创造了深圳奇迹、抒写了深圳辉煌、孕育了深圳精神。深圳律师队伍也是“深圳奇迹”创造者,是“特区精神”的践行者。自1983年7月中国第一家律师事务所在深圳蛇口开业,深圳律师创造了无数个中国律师界的“第一”,对于推进律师制度建设乃至法律服务模式均起到了重要的尝试和引领作用。

  借此深圳特区成立四十年之际,我们回顾深圳律师四十年的历程与荣光,砥砺前行、再创辉煌。从全国律师行业格局来看,深圳本土律所尚无突破“京沪律所两家独大”的行业格局,尚无一家深圳本土律所实现较为完整的全国和全球布局;深圳法律行业亦无缔造出一家全国领先、全球卓越的法律服务品牌,我们不禁思考:面对相对固定的行业格局,深圳律师能否涤除隐忧、持续荣光?

  正如中国的改革开放率先从深圳开启,谈论中国律师的发展历程,同样也绕不过深圳律师。改革伊始,深圳律师就和其他行业的建设者一起,筚路蓝缕开拓创新,共同书写了深圳的传奇。四十年来,深圳律师队伍始终是“深圳奇迹”创造者,是“特区精神”的践行者,他们经历着与这座城市同样的艰辛与奋斗历程,与这座城市一同风雨兼程、披荆斩棘。

  1979年12月9日,司法部发出一个通知,恢复中国律师制度。如果说1979年是中国律师制度发展的元年,那么深圳则是中国律师发展的源点。40年间,深圳律师创下全国诸多“第一”:

  1983年,深圳组建成立全国第一家专门从事涉外业务的律师事务所——深圳市对外经济律师事务所。

  1984年,全国第一家不要国家编制、自收自支的律师事务所——深圳特区经济贸易律师事务所成立。

  1988年,全国第一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段武刘律师事务所在深圳创立,引领目前律师事务所组织形式的主要模式。

  1991年,在递交给深圳市体制改革办公室的送审材料中,出现了中国第一份律师证券业务法律文书——深圳康佳股份有限公司上市法律意见书。

  1995年,全国第一部律师行业地方法规《深圳经济特区律师条例》出台,为《律师法》出台奠定了坚实基础。

  2014年,中国第一家香港与内地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华商林李黎(前海)联营律师事务所在深圳设立。

  2016年,根据行业党建工作需要,市律协党委更名为“深圳市律师行业委员会”,为全国首家律师行业党委。

  此外,深圳律师在业务上也创造了全国多个“第一”:全国第一个企业收购兼并案、第一宗涉外破产案、第一起律师见证案和全国第一宗股票上市案,等等。

  进取、开拓、创新一直以来都是深圳律师队伍和律师行业不断发展的真实写照,也正是基于这些,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深圳律师行业的执业队伍不断壮大,素质不断提高,事务所规模和服务质量也不断跃上新台阶。

  截止至2020年8月26日,深圳律师总人数为15597人,列北京、上海、广州之后,位居全国大中城市第四名,成为非直辖市、非省会城市执业律师最多的城市。律所947家,百人所达到24家,超三百人律所达到5家。

  但仍要清醒认识到,深圳本土律所尚无突破“京沪律所两家独大”的行业格局,深圳本土分所主要设立在广东省内,甚至设于深圳各区,尚无一家深圳本土律所实现较为完整的全国和全球布局;深圳法律行业亦无缔造出一家全国领先、全球卓越的法律服务品牌,主要品牌影响力仍限于华南区域,全国性品牌影响力相对较弱。我们不禁思考:面对相对固定的行业格局,深圳律师能否突围?如何突围?

  2019年8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印发通知,公布了调整后的全国律协专业委员会设置情况,以及各专业委员会领导成员名单。依据该通知,全国律协共设17个专业委员会,其中广东绿建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军强担任环境、资源与能源法委员会副主任,成为17个专业委员会中唯一入围专业委员会领导成员的深圳本土律师。

  面对京沪大所格局,一部分人士将北京律所的成功归结其拥有首都无以伦比的影响力,将上海律所的成功归结为上海自身的国际化优势,将深圳律所全国性布局和影响力的缺失简单归结为城市优势与城市竞争。若从城市综合影响力来看,深圳虽然与北京、上海有差距,但差距不断缩小,甚至在科技创新、开放程度、经济活力等方面已取得了大幅度领先。

  去年8月18日,《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出台,这是继兴办经济特区后,深圳又一次迎来重大历史性机遇,对深圳而言,这是党中央赋予的新使命,是深圳作为中国率先建成国家创新型城市的新目标、新定位。

  城市差距不断缩小,深圳本土律所却未取得与这座城市相匹配的影响力。源于西南的泰和泰律所已然突破京沪大所格局,展现出极强的生命力和品牌张力。可以看出城市影响力作为律所整体品牌的一个因素,其并不足以决定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决定一家律所的行业地位。

  深圳律师应当破除“京沪大所魔咒”,在“一带一路”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双重战略机遇下,敢于改变、有所改变、必须改变、彻底改变,用深圳律师业的先行示范助力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建设,塑造全球法律服务的深圳品牌。

  深圳处于岭南文化核心区,既有务实、开放、创新等特质,又有传统、保守、享乐等特征。这种传统保守在法律服务行业尤其明显,如近年来如火如荼的“互联网+法律”、法律科技与法律新媒体创业,北京有无讼、新则、icourt等,上海有律新社、智合、律谷科技等,深圳作为互联网重镇,却几乎没有全国性法律科技与媒体平台,无不让人遗憾。

  深圳律师要走出去、要突围,要有走出去的勇气,突出去的魄力。要打破小富即安的思想藩篱,跳出深圳看深圳,站在全球看深圳;跳出律所看律所,站在行业看律所。要更深刻的认识到,律师事务所的核心竞争力永远都在专业品牌,城市辐射、地域因素均不构成律师事务所服务广度与深度的决定性因素。

  深圳律所更要敢于承认自身的不足,审视自身的缺点,抛弃偏见,向优秀律所学习、看齐、超越。深圳律师业要来一场思想的大解放,打破单一专业思维,大胆融合行业思维、产业思维、商业思维,重新思考行业方向、认识行业未来,把握行业规律,勇立行业潮头。

  找深圳的开放优势,找毗邻港澳、深度融合的国际化优势;发挥深圳在“一带一路”战略中重要节点城市的作用,紧跟国际产业转移与中国企业出海路径,紧随产业与企业进行国际化布局。

  找深圳的政策优势,找先行示范区、湾区核心城市的先行先试优势,用好特区立法权,加快《深圳经济特区律师条例》的修改,学习海南律师行业发展经验,加快制度创新与政策创新。

  找深圳的产业优势,找湾区完整产业链与多元化业务类型的优势,基于产业优势拓展法律业务新路径,不仅仅要在专业领域上下功夫,还要在行业领域上下功夫,做行业法律服务与商业法律服务。

  找深圳的金融优势,找紧邻两大金融中心的金融制度与创新优势,加快资本与法律服务生态的结合,让资本辅助、帮助法律行业的发展,创新发展诉讼金融、诉讼基金等法律资本。

  找深圳的科技优势,找与大数据、云计算与人工智能等新一代基础设施和大型互联网生态的结合优势,推动新技术在法律服务领域的运用,提升整体行业的智能化与数字化水平,促使法律服务升级与迭代。

  还要找深圳律师的历史优势、品牌优势、传承优势、年轻优势、务实优势、专业优势与创新优势;深圳律师要面向客户、面向同行、面向世界讲好深圳故事、讲出深圳优势、讲出深圳律师的优势。

  律师制度恢复四十年来,深圳律师始终排在行业创新的首位:从创办全国第一家律师事务所到第一家香港与内地联营律师事务所,从承办全国第一个企业收购兼并案到第一宗股票上市案;无论是在制度上还是业务上,深圳律师均做过全面的创新,站在了整个行业的前沿。

  面对前一辈深圳法律人的荣光,我们如何传承这种创新?我们何以寻找法律服务下一个创新点?深圳律师能否再次引领模式创新、制度创新、运维创新、业态创新与人才创新?模式上可否有限引进行业外资本,推动行业产业化;制度上可否建立新型激励机制,引导内部资源优化;技术上可否有效利用新一代互联网科技,支持业务数字化与智能化;业态上可否寻找新型法律服务模式,挖掘市场的深度与广度;人才上可否大胆启用专职运营人和职业经理人,实现管理专业化。

  今天,我们欣然看到:2020年8月26日,正值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深圳市六届会第四十四次会议正式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该项创新性立法也成为了我国极具改革意义的“破冰之举”,本次会议还通过了《深圳国际仲裁院条例》,早在2012年,深圳市政府就制定了《深圳国际仲裁院管理规定(试行)》,深圳由此成为全球首个对特定仲裁机构进行专门立法的城市。

  深圳律师作为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践行者,社会治理的生力军,处于先行示范区法治建设的第一线,更要积极转变发展思路、挖掘本土优势、全面持续创新,首当其冲的担起深圳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示范城市的使命,敢闯敢干,为中国律师事务所“走出去”、本土法律服务国际化,更好服务全方位对外开放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示范模式。

  回顾深圳律师四十年历程,今天深圳律师的行业地位,是一代又一代深圳法律人奋斗出来的。面向未来、面向世界,新一代深圳法律人更要不忘前辈荣光、带着昨日辉煌,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绪写深圳律师新华章,再创深圳律师新辉煌!

文章下方广告位

标签:深圳市律师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最新留言
标签列表